向生命致敬第二輯

危城杏林—眼科醫生陳念聰

眼科醫生陳念聰選擇在烽火滿天的阿富汗,協助當地發展醫療工作。在阿國的六年間,陳醫生曾歷過無數的艱辛和生命危險,難得的是,他有一班同生共死的同工和一位願與他共同進退的太太。在阿富汗的多年服侍中,他雖然領會到罪對人心和社會的破壞,但這更使他堅信唯有信仰才能醫治人性中由罪而來的劣根性。

痲瘋村-對痲瘋病人有負擔的阿冰及一班前痲瘋病患者

一直在大都市生活的我們,在先進的醫療技術和衛生設施的保護下,很少遭受到像痲瘋病這個曾折磨著無數人的傳染病所帶來的痛苦。然而,對於生活在東莞彰澎村泗水醫院的一些痲瘋病康復者來說,痛苦的經歷卻畢生難忘。

誰可改變-傳道人范偉文一家人

Ann 是在戒毒所裡認識Joshua的,那年她從新加坡到香港,到幸福福音營傳福音,立志成為宣教士。她形容那天的心情是害怕,第一次到戒毒所,前面站著一個個男人,只穿著一條短褲,赤露上身,有的還紋了身,她很想離開那兒,但是最後還是鼓起勇氣,留下來,跟他們談話,嘗試了解他們。

葉雲花和劉志平雖然都是新移民,經歷過刻骨銘心的生命掙扎,但各有不同的故事。他們早年分別從內地來港定居,初到新環境,不但享受不到香港的繁榮富庶,反而飽嚐了由貧困和歧視所帶來的種種煎熬。在面對如山的煩惱重擔下,扶持他們去渡過一切的,其實是一顆簡單順服向神的心。

波叔的外表很斯文,也很冷靜,但是不講不知,他其實很愛玩,最喜歡戶外活動,像風帆、遠足、攀石。波叔加入野谷戶外活動中心工作就是被「野」這個字所吸引,此外,那兒平常很少人踏足,是一個親親大自然的好去處。

因患上了小兒痲痺症,容美玲自小就注定要與輪椅為伴,走那跟別人不一樣的人生路。然而,她堅強的意志和對神不屈的信心,不單讓她勝過自身的殘障,更自力完成學業,攻讀神學課程,成為一位能在醫院裡帶給病人們安慰與平安的院牧。

黑白代表價值觀,彩色代表人生,這亦代表了兩個導演的心路歷程。關信輝是由商業電影圈跑到福音電影,再由福音電影回歸商業電影,但他想在電影中表達信仰的訊息沒有因此而改變。張之亮自小信主,雖沒有高調地以基督徒自居,卻一直堅持以基督信仰的價值觀和人生觀在電影圈工作。

「可以從事音樂,我覺得是神的恩賜,是神給我的福氣,因為並非人人都有機會以興趣為職業。能夠以音樂為生,我覺得已經很足夠,我始終是半途出家。我從沒怨言,就像有一隻手從下承托著,在事業上或做事所作的決定,沒經過周詳考慮,覺得自己是傻人有傻福,回頭再看,一切都是神的帶領。」─金培達

如果展現在你眼前的是一個無聲的畫面,當中有一個巨大的火山口,從藍色的天空下俯視,可見火山口四週的表面呈深褐色,而中間那個圓形的口?如墨水般黑,這個情景你是否很熟悉?看電影的時候,你有沒有好奇地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:為甚麼電影畫面要配音樂呢?

第 1 頁,共 2 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