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城杏林—眼科醫生陳念聰

眼科醫生陳念聰選擇在烽火滿天的阿富汗,協助當地發展醫療工作。在阿國的六年間,陳醫生曾歷過無數的艱辛和生命危險,難得的是,他有一班同生共死的同工和一位願與他共同進退的太太。在阿富汗的多年服侍中,他雖然領會到罪對人心和社會的破壞,但這更使他堅信唯有信仰才能醫治人性中由罪而來的劣根性。

從 1993年 至 1999年,陳念聰醫生和太太懷著服事的心,放棄了在香港舒適的生活和工作環境,毅然到阿富汗這個陌生而動亂的回教國家,努力學習本地的語言文化,以自身的專業幫助發展當地的醫療,負責訓練本地眼科醫生,制定和推廣相關的訓練課程。當中陳醫生夫婦倆經歷了無數的艱辛和危險,甚至屢次遭受槍林彈火的威脅,生命危在旦夕,但每次神都使他們逃出死亡之手,平安無恙。

陳醫生的太太陳關韻韶(Wance)曾回憶說,有一次在阿富汗的寓所裏,換枕頭套的時候,摸到裏面有一件小硬物,形狀像蟑螂,當初以為那是一隻死蟑螂在裡面,取出來一看,卻是一顆子彈頭,心裏為之一震,更有一種恐懼感浮上心頭,想像當時的情形,子彈從窗戶外一直射到床邊,最後進入這個枕頭裏。隨即察看床邊的牆壁,發現真有一個個子彈窿,順著窗台伸延到枕邊,頓時令人毛骨聳然,誰會想到在這個讓人休息安眠的枕頭,曾經射入子彈?不過現在已經沒有這種心理陰影,因為在阿富汗這幾年,這些事都時不時發生。

還有一次,他們和其他同工駕駛一輛車子,在路上被一個警察截住,陳念聰被帶到警察局,他們懷疑他是外國間諜,回到機構後,同工們都急著想辦法想救阿聰出來,大家知道結果恐怕是有出沒回,但是Wance的心裏卻一點擔心也沒有,因為不久前神透過一個姊妹知道她她的丈夫一定會沒事。

那天下午三點,陳念聰醫生被關在監獄裏,到了七點警衛叫他出來,到一個像會客廳的房間,很有禮貌地跟他講話,還開電視,調到中文台。他們變得這樣客氣,是因為經過調查後知道他不是本地人,而是醫生,於是對他的態度有三百六十度的轉變,不多久,他們就讓他離開了警察所。

陳念聰醫生在大學一年級決志信主,人性的醜惡曾使他對生命抱著悲觀的態度。信了主後,他找到了生存的意義和盼望,亦反省了自己的罪。

他說"面對這個罪惡的世界,有人採取消極的方法,比如燒炭自殺,有的透過高壓的方法,要全世界都跟隨。作為基督徒,每個人力量雖然有限,但如果愛心能透過每個人傳開,將會對周圍的世界造成非常廣泛的影響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