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愛在夕陽西下時》雨虹

溫馨回憶

早上起來,我打開窗戶,深深地吸了一口新觧空氣。放眼望去──天邊的雲層漸漸泛起一片魚肚白色。未幾,一道金光刺穿了厚厚的雲層;接著第二道、第三道……,交織成萬丈光芒,一同傾瀉到大地,瞬間喚醒了天地萬物。

一陣清風拂面吹來,風中夾雜著醉人的花香,嗅起來既清新又香甜。呵,原來是窗台上的一盆桃紅色玫瑰花開了六、七朵,還有一些小花蕾正含苞待放呢。「玫瑰玫瑰最嬌美,玫瑰玫瑰最艷麗,春夏開在枝頭上……,玫瑰玫瑰我愛你。」我自得其樂的哼唱著。

正享受著良屒美景,赫然發現斜對面原本綠草如茵的山坡,被一棟棟的高樓大厦取而代之。「我有多久沒有眺望窗外風景了?半年?一年?唔,照顧媽媽已經身心俱疲,哪有這樣的閒情逸緻?」彷彿聽到自己的內心獨白。

呆立良久,一幕幕記憶猶新的片段在腦中重播,恍若眼前。

一九九五年,媽媽移民到美國。雖然我和兒子每隔幾年去探望她一次,但我們十分珍惜相聚的機會。每次我們準備回港時,媽媽總是依依不捨,甚至吃不下飯,睡不好覺。妹妹眼見我們割捨不斷那份血肉相連的牽絆,總會埋怨說:「日後還有很多見面的機會,為甚麼要這樣難捨難分呢?」這也難怪,或許做醫生的人都是很理性的吧。於是,三天兩頭通一次電話成了我們生活中的一大樂事。很多時候,大家幾乎忘了是長途電話,媽媽說有一次聞到燒焦味才想起廚房正在煲湯呢。

拜互聯網所賜,後來我們改變了溝通的模式──視頻通話。有一年的感恩節,傍晚時分,媽媽將一隻剛烤熟的火雞,拿到電腦前,喜滋滋地說︰「好香呀,快過來吃吧。妳最喜歡吃的雞翅膀,還有雞頸……」

「媽媽,妳什麼時候變成老頑童了?」

「妳說什麼?返老還童才對,真是辭不達意。」

母女倆妳一言我一語的互相調侃,好不開心。

媽媽雖已踏入遲暮之年,但仍保持著年經的心境。有一次,她在電腦屏幕前向我炫耀新髮型︰「我先對著鏡子剪額前的劉海,然後背向鏡子,左手拿著小鏡子面向自己,右手剪後腦的頭髮,不消半句鐘,便省了幾十元美金。小孫子放學回來,還笑稱我是冬菇頭婆婆呢。哈哈哈!」

媽媽一股喜悅勁兒沒完沒了,尤其是她談及為孫兒祈禱找尋玩具的事,差點讓我笑彎了腰!

重聚天倫

二零一二年,旅美十七年的媽媽,考慮到年紀老邁,身體機能退化,於是決定回港居住。身為女兒的我,除了義無反顧擔負起全職照顧的責任,也求神保守她在世的日子身心靈健壯,使我有更多機會報答她的養育之恩。

媽媽回港後,為了讓她睡得安稳,我寕願騰出床舖給她也在所不計。一天早上,她看見我捶打腰骨,語帶歉意地說︰「我回來後,要妳每晚打地舖,真過意不去。」 「不用擔心,我沒事的。」我特地左右扭腰,以釋其慮。

好些親友獲悉媽媽回港後,都紛紛來探望她。當問及她為何放棄美國舒適的生活、寧願回港蝸居在五方斗室時,她竟然笑嘻嘻的回答︰「有吃有住是滿足,有愛蝸居也幸福。」

的而且確,媽媽在美國的睡房,比我這所房子的面積還要大。既然她願意回來與我們共聚天倫,一定有其值得眷戀的地方吧?

在媽媽八十一歲生日的那天早上,我拿著紅封包走到她床前,送上祝福︰「媽媽,祝妳生日快樂,健康長壽,主恩滿溢!」

睡眼惺忪的媽媽從床上坐起來,一邊將紅封包塞回我手裡,一邊說︰「我又不是小孩,不用了。」

母女倆推來推去,簇新的紅封包被弄得一團糟。

「妳喜歡吃中餐還是西餐?晚上我們到外面……」,話音未落,她耍手擰頭的說︰「不用破費了,女兒孝順,天天都是生日。」

「老人如小孩嘛。」我捉挾地一笑。

媽媽望了我一眼,盛情難卻收下紅封包。接著,我把一篇在報章發表的文章,鄭重其事的鑲嵌在鏡架內送給她。她讀著女兒感謝和讚美的字句,感動得老淚緃橫,說是一生中收到的最珍貴的禮物。

美國詩人和散文作家梭羅曾說過︰「世界上有一首最動聽的歌──讚美,這也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。」

心靈契合

然而,隨著時間流逝歲月蹉跎,而今走到白髮蒼蒼的暮年的老媽,記憶力日漸衰退之餘,聽覺也出現嚴重退化,導致她常常誤會我。有一回,我們倆因雞毛蒜皮的事吵起嘴來。說文雅一點,就是「激烈的溝通」。可惜無論我如何解釋那件事,她依然絮絮叨叨的罵個不停。眼見她情緒愈來愈激動,我只好含淚安撫她,將委屈留給自己。

自從那次之後,母女之間彷彿有一道彼此不能跨越的圍牆,以致大家不再「打開心窗說亮話」。

為此,我流過許多淚,甚至對「護老」這門艱深的功課感到力有不逮。曾經,我信誓旦旦要讓媽媽開心快樂地安享晚年,可又不能接受其垂垂老矣、生理和心理都發生變化的事實。因此,當我的期望與現實出現落差時,便產生了一些不必要的磨擦。

為讓自己更得心應手照顧媽媽,我除了定期參加長者中心舉辦的「護老」講座,也閱讀一些有關照顧年長父母的書籍,視照顧媽媽是一種使命,一種責任,一種愛的回報。

春節前,長者中心舉辦了一個聯誼活動,內容是「角色扮演」。透過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互動遊戲,從而增加彼此的了解,學習「互諒互讓互包容,互相欣賞表達愛 」。

是次的活動,我和媽媽被獲選為「最佳拍擋」。因為我們對彼此喜愛的食物、個人的喜好及擅長的事情,都瞭如指掌。尤其是我作的一首「打油詩」加插其中,更成為亮點。

「身體髮膚,受之父母;聖經教導,孝敬父母。白髮皺紋,老人尊榮;張開雙手,來個擁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