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那杯茶》戴晴

「阿晴,你又來取茶葉嗎?跟平常一樣,要白蘭花茶是吧?」

「嗯。」

伸手接過已經包裝好的茶葉,踏出了店門,漫步於繁忙的街道上。陽光照射下的茶葉從手心傳來一絲絲溫暖。那幽幽的茶香,與過往的回憶糾纏在一起,讓人回味不已。

我為什麼喜歡茶?那麼我可以說,是奶奶,我最愛的奶奶,把品茶,帶進我生命裡的。

聽父親偶爾提及過,六十年代時,春季來臨,奶奶與爺爺總是一同外出採摘茶葉,穿著那件微微發黃,散發淡茶香的工作袍,早出晚歸,天空都快陷入黑色一片才回來。那時身處文化大革命間愁雲慘霧的北京,人民四處躲避,為每天的生計而苦惱不已。每當爺爺下班回家,風雨不改的支撐身體的疲勞,每個月也準時去割茶葉,只求一杯絕佳好茶,享受更好的人生時光。無論收割的茶葉是好與壞,他臉上依舊掛著溫暖的笑容。深夜眾人熟睡,父親悄悄掀開窗簾,窺見奶奶品茶所展露的溫暖微笑,只是微微一笑,卻讓人感受到那種的喜悅。 

「品茶都不知道有什麼好,我一輩子都不會明白你奶奶究竟在想什麼。」小時候,這句話常會在我耳邊聽見。那時,我只是一笑略過,並沒有思考當中的意思。

品茶和學業相比,對我來說,品茶的價值一瞬間就降低許多。當然,現在的我不是這樣認為。

還記得高中的每個早上,為了爭取進入香港大學,總是拼了命去讀書。奶奶常說:「阿晴,過來喝茶再上學。」我一副不耐煩應道「現在還喝什麼茶,都快要來不及完成報告,只有你才這麼有空!」留下奶奶一人,頭也不回的離開自己的家,為自己的前途而努力奮鬥。事隔多年,現在想起那時候的話,思想都嫩得很,眼前所看見就只有名譽成就,再沒有任何東西入自己的眼裡,這真是可笑的想法。

大學畢業回來後,也是我一生的分水嶺。那年夏天,因為自大,犯下了無可挽救的錯誤,從著名公司經理的位置變成了小公司的文員,初見成就,即將迎接光明未來,卻瞬間灰飛煙滅,我的心淌著血,好像被刺上多刀似的。不明白,整個人有許多的不明白糾纏內心,幾乎是不受控制。

「阿晴,來這裡跟奶奶說一下話。」奶奶走到桌子邊的木椅緩緩坐下,佝靠著木杖的手受不了身體的重量而顫抖,兩隻修長手指拿著茶具的技巧依舊熟練,一句不說的仔細泡茶。坐在旁邊,聽著那清澈響亮的倒茶聲,腦海中的種種煩惱彷彿在時間中凝結,心內一遍寧靜,只剩自己一人。奶奶笑歎道:「阿晴有什麼煩惱一定要開口說出來,藏在心裡總是會難受。」我含糊歎道,卻難以娓娓道出:「人生就是充滿了痛苦和掙扎。」

身不由己,時間總是喜愛折磨人為樂,把人弄得心力交瘁才罷休。我,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

奶奶繼續咯咯的笑著應道:「誰的人生是容易的?奶奶活了這麼多年,經歷了不少,但人就是要從這些領悟其中的道理,改變自己的想法,跟茶一樣,一開始就是淡而無味,經過細心的等待,才會變得香醇甘甜,而且每一次的味道也會有所不同,難道人生不都是如此的嗎?」奶奶的那番話,短短幾十秒,卻在我心中,留下永遠的印記。

「來,嚐一嚐。」奶奶把盛好的茉莉花茶遞到我的面前。

入口的感覺,花香味雖為濃郁,卻又是帶有清新,當中的甘甜也難以去表達。「挺好喝的。」奶奶拍拍我肩膀道:「有時候停下來,喝口茶,慢慢思考,回憶過去,有時候也會給自己一些新的啟示。這是你爺爺教我的,茶的美好,就在這裡,你爸爸就是永遠都不懂,也不曾想去理解。有空的話,提醒你爸爸多點回來吃飯,陪陪奶奶。」奶奶落寞的整理前陣子才弄好的茶葉,那瞬間,年老滄桑的身影更為明顯,落入我的眼前,以前怎麼就發覺不了,奶奶有這樣的想法,而且還不是一年,而是幾十年的信念。

是我以前沒有留心注意過奶奶?或許是我從來沒有停下來,和奶奶一起喝過茶,聽她訴說對人生的看法。那一次的品茶,是我印象最深刻的。對品茶的興趣,就是從那時而起。

在我的印象中,父親和奶奶也不是這麼的親密,每一次在家的時候很甚少見他們之間有任何的溝通,一句出就兩句止。一吵架起來,情況就難以收拾,有一天,不知道什麼原因爸爸和奶奶之間有過激烈爭吵,父親更是把廚房裡的茶葉盡數倒在了地上,大罵道:「還喝什麼茶,你和父親就是這樣,就是喜歡做這些無意義的東西!」茶葉倒在地上全數皆弄髒,然而奶奶卻是蹲下身子,每一塊茶葉放在口邊吹走上面的灰塵,企圖清理好爸弄髒的茶葉。

「你說品茶有什麼好,在這個社會只有賺錢才是最實際!」爸爸向旁邊沉默看著一切的我說道。

「不是的,有時候休閒的品茶思考人生,也是十分重要的。」

我跑到奶奶的身邊,幫忙把每一塊的茶葉放回盒子,留意到奶奶眼角邊的眼淚,心裡彷彿給什麼糾纏,很不舒服,也許就是不忍心爸爸如此的對待吧!

「阿晴,這裡的茶葉你拿回去泡吧!你爸不要,那你要不要?」

「嗯,我要,謝謝奶奶。」

有時候,或許我們真的要停下來,聆聽長輩的每一句話,他們那些獨特的人生經歷,是我們這些年輕一輩不懂得,也沒有機會接觸的。賺錢嘛,不是不重要,留意身邊每一位的老人家,更加的重要。

奶奶,你知道嗎?是你改變了我,你的信念,我會好好傳承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