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家富,自由製作人,曾經執導福音電影《生命揸fit人》、《賭神之神》,於導演的崗位上,暱稱自己亨利‧潘,皆因他的洋名是Henry。現為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兼職講師。今次接受「真証傳播」邀請,執導以長者生活為題材的全新一齣「向生命致敬」福音電影。

我一生為劇本作準備
今次福音電影的劇本由亨利導演親自撰寫,他如何預備以長者為題材的福音電影呢?他笑答:「寫劇本是人生的一個過程,我將平日閱讀得來的小故事注入劇本之中。即是說,我的人生常常為我的劇本儲蓄材料。這十年以來的看了很多書,其中包括有關『人生的苦』這類題材的。我覺得老人家是面對很多的『苦』的,因為他們可以解決的問題盡已解決了,只剩下解決不了的!人生很多限制,有必然要面對的問題,例如:死亡、寂寞等。這些題目我都是經常思考到的!」

亨利導演指在思想上長者題材所涉獵到的命題,他是準備好了。而實質香港長者的處境又怎樣呢?他與服務長者的社工談過,反而明白到老人家要求的不是很多,他續道:「老人家比較簡單!不需講太多深奧的神學問題!信仰不需要放在口上,放在腳上吧!」他解釋,信仰著重實踐,這一點對老人家來說最重要,譬如只給他們一包米,他們也會很開心。

亨利導演舉例說:構思中,電影會有一個場景,講述探訪老人院。有年輕人與老人家交談,不到三句就問人家:「信耶穌未?」有經驗的傳福音者則會建議先嘗試了解對方需要,或者先真心關心對方。他說:「唔好著緊自己想講什麼!先聽聽對方說話!」

福音電影之難
福音電影最大的問題是「人」的問題,亨利導演說:「我常常講:最難拯救的是自己的靈魂!」我們如果清楚明白信仰,就能表達得清楚。福音肯定會帶給人好消息,給人豐盛的生命,可惜人走這條路看來好像很艱難。人生有很多東西是沒有答案的,我們只有行落去。最深刻的電影是叫人看到信仰的真實,亨利導演認為,這才是信仰的開始!

從電影走向福音
我們要做的是用電影去講福音。但是福音的內容有很多,亨利導演強調說:「如果有人要將所有有關的東西都在一個電影裡拍出來就會注定失敗,所以我們是『從電影走向福音。』」我們拍電影,目的是傳福音。不可以在製作的時間,忘記了這個使命,去拍自己想拍的東西。所以,內容是有規範的,不是什麼東西都值得拍。但是,卻有很多可以拍的題材,亨利導演補充說:「例如:生離死別、愛情故事以及黑道信主等等。」而長者的題材當然是其中之一。

天約有情產品選購